《诛天神戒》余生多担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张登,姜子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诛天神戒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余生多担待

简介:世人皆说,地球是被仙人所抛弃的星球,早已灵气溃乏,仙根断绝。他却不尽然,偶得神戒。经商下海、修仙泡妞,斩妖邪!攻城掠地,除强扶弱,战乾坤。

角色:张登,姜子牙

诛天神戒

《诛天神戒》第1章 意外惊喜免费阅读

亥年阳春三月,万物复苏,风和日丽!

节日的喜庆,早已淡去!

……

“张登,今天跑几单了”

一黄袍青年正急匆的跑过来,电瓶车还没停稳。就冲张登火急火燎大声嚷嚷?

这人叫刘浩,正是和张登跑美团的哥们。

身材偏瘦,皮肤黝黑。体形和张登比起来,那就是一棵小葱。

张登今年二十岁,身材略胖,一米七五的身高。倒看不出肥胖的感觉。

皮肤黝黑,对于每天日晒雨淋的皮肤。要变白那也不是容易事!

张登平时性格沉稳,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丝忧郁。

也许是从农村走出来孩子。对于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略显畏惧!为了生活不得不勇敢地去适应。

张登所在的城市离天府之国略远。

就在这盛产华国最出名豆瓣酱的都市打拼。

跑美团将近有三个月。这陌生的小都市也渐渐熟络起来。

‘’浩子,今儿还行,十五单了!‘’

张登头也不回,眼睛直瞪瞪地盯着手机,看着有些破旧|的手机。

右手食指还在不停的比划着。坐在自己从山城托运过来摩托车上。

嘴上还叼着一支烟。背靠在送餐箱上面。略带深沉的道。

‘’登哥,你牛B喔!跑那么多了!我俩同时出来的。我才跑七单。‘’刘浩恨恨地道。

‘’嘿嘿,老哥运气好呗!‘’

其实对于跑美团的众多骑友来说,从早上九点到高峰期,跑十来单,也很正常。

张登是半年前来到这座城市。父母将近五十,和张登一起来到这座城市。

父亲张茂良和母亲经营一种小吃~冰糖葫芦。

生意时好时坏,碰上下雨天。那就只能望天兴叹了。

张登早在初中刚毕业,就去沿海打工。

打工三年,钱没挣到多少,社会经验到学到一些,平时交友虽不多,省吃俭用的性格倒难能可贵。

狐朋狗友倒是没沾上,走心的朋友,刘浩也勉强算一个。

晚上八点,张登打算收工去夜市逛逛。今天三十五单,胜利收工。

略比平时生意好些。但也累得够呛。小城有一条夜市街。

在建设东路,靠近广场,这里吃穿玩样样俱全。

华灯初上,形形色色的人们吃过晚饭,没事就在夜市街溜达。

白天都在上班,晚上难得和家人一起出来走走,偶尔也稍带买上一两样商品。也许这正是城市工薪阶层的一种消遣。

张登有个癖好,就是喜欢收藏一些小玩意。

像古旧的铜钱,纸钞,邮票硬币等等。每每发现售卖这些古旧货物的摊位,都会驻足观望。

和老板讨价还价买上两样。这不单单是喜欢,而是张登从小就对未知事物怀着一种莫名的好奇,崇拜和喜欢。

其实现在在这种科技高速发展的社会。能和张登共同僻好的,十不存一,说奇葩一垛,也不为为过。

然偏偏这种奇葩爱好,张登从此就走了狗屎运,喜得一件宝贝,从此平步青云,鸡犬升天。

成就一方霸业。这是后话,此时按下不提。

张登如往常一样,来到街尾一个售卖古旧玩意的地摊前。

摆摊的是一位老头。花白头发有些凌乱,参差不齐的山羊胡,倒有些高人风范。

此时老头闭目端坐,一副风轻云淡。时而余光轻扫街道,时而闭目养神。

地摊货物不是很多,一些硬币,铜钱,分值纸币散乱地摆在一张破白布上面。

旁边还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倒有些古旧气息。摊位来人不多,偶有三两老头驻足观望。

这时,一枚银白略带丝丝暗黑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铜钱堆里,分外夺目。

这枚圆溜溜的银白戒指,约三分之一寸宽,背部有一些花纹,弯来绕去,说是花纹,倒像是一些古文字。

略带一种古朴荒凉地沧桑气息。

张登拿起这枚戒指,入手略带一丝冰凉,翻来复去越看越惊喜,仿佛冥冥之间有一丝牵连。让他欲罢不能。

‘’老爷子,这戒指我买了,你开个价吧!‘’

张登幸幸地望着那老头。心里不停地在盘算着,这老头别漫天开价吧!

那看上去风轻云淡的老头,此时眼睛也懒得睁开。轻咳一声。

‘’此戒指只卖有缘人,你若无缘,纵使与我一千万,也不卖。‘’

张登腹悔不语,这老头,逛我是吧!。

还一千万,就这地摊货。一块也不想给你。

摆出一副高人模样。想是这么想,可张登对这枚戒指莫名的喜欢,好像冥冥中自有一丝天意。

‘’老爷子,你看我就是那有缘人呢!不信我戴戴,保证戴得刚刚好!‘’

张登眼巴巴地望着老头。右手拿起这枚戒指。急不可耐地就套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

这枚平凡无奇的银白色戒指。刚入手就传来丝丝凉意,让心头莫名舒服。这丝凉意瞬间遍布全身,骨头都传来阵阵痒痒的感觉。

老头瞟了瞟面前的小伙子,嘴角微抽。

“小伙子,这戒指可是货真价实的老古董,夏商时期流传下来的宝贝。传说,姜子牙戴着这枚戒指,统领三军,最后站在封神台上,为众天下勇士封神立勋。”

“卖别人九万九,你吗!看你也拿不出那么多,一口价,九千九。”老头轻描淡写的说道。

张登怔怔的望着老头,心里一万条草泥马飘过。

这老头还真能瞎编。把姜子牙都抬出来了,咋不说是玉皇大帝戴过的呢!

“老爷子,你老真是狮子大开口。就这破玩意,还九万九,某宝九块九,一抓一大把”。

张登这时有些恼怒。正欲脱下这枚戒指,恨不得重重地砸在这臭老头脸上。

老头讪讪地看向对面青年,也不见他恼怒,嘴角略为上翘,右手抚摸着略有些发白地山羊胡须。

眼角仿佛大大的写着四个字“吃定你了”

张登抚摸着戒指,有种丝丝难于取舍的亲切感,欲罢还休。

看这老头不像是开玩笑,就算九千九,这价格也是望而却步!

跑美团也才三个月,工资也不是很高,又要租房,又要生活。

那点钱简直是微不足道。九千九买一枚某宝一抓一大把破烂玩意,实属不智呀!

张登翻来复去心里盘算着。内心一阵纠结。

“老爷子,我也不瞎说,这枚戒指与我有缘。一口价,九百九。多一块我也不要了”。

说完张登欲脱下这枚戒指,交还老头。

可是不管张登怎样用力生拉硬拽,这枚奇怪的戒指却怎么也脱不下来。

老头看着对面青年欲要退还,急忙对小青年说道。

“小伙子,我看你确实跟这戒指有缘,这样吧,一千九百九,少一毛免谈!”

“九百九,多一毛免谈。”张登几乎是吼出声来。

站在张登旁边两老头,像看猴子一样,看着这俩人。

嘴里还不住咕噜,朝着张登直挤眼。仿佛在提醒张登,别被这老骗子骗了。

张登此时心里也直发毛。一千九百九毛爷爷啊!

也太不值了,我要跑多少外卖才挣得回来!

可不管张登怎样生拉硬拽。那枚泛着毫光地银白戒指。却纹丝不动,像生了根一样,任你九牛二虎,不动弹一下。

老头灿灿地看着对面小青年,嘴角露出一抹难已查决的笑意,年轻人还是嫩了点!

“好吧!好吧!看你小子与那枚戒指有些缘分!就成全你。”

张登这时心里苦涩,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查的苦笑。

说实话,一般人看来,确实不值,要是被父母知道,一顿痛骂也是难以避免。

可是,机遇与陷阱并存。是捡到宝还是捡到草,各凭机缘。只叹天意弄人?傻儿自有福萌!

张登付完钱款,急急地骑着他那心爱的油马儿。

一溜烟,怱怱得消失在喧闹的夜色中。

                           

原创文章,作者:余生多担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2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