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若浮生梦》半未匀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婉若浮生梦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半未匀

简介:他(周梓凌)戾气深重,清冷凶狠。为了给姐姐报仇,蛰伏十年。她(张明婉)琼姿花貌,群芳难逐。因童时稚语,于成婚前夜被毁清白。为复仇,他让她成为妾,画地为牢。为深情,他为她走刀锋,平定四方。

角色:

婉若浮生梦

《婉若浮生梦》第1章 寿宴一免费阅读

建安二十一年,九月。

临安城,张尚书府。

正值张老夫人七十华诞,府内张灯结彩,众人喜笑颜开。

张府主人张德海作为吏部尚书,再加上夫人秦春华乃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慧仁长公主,所以自是有很多人前来为张老夫人贺寿。

此时,张德海与秦春华正在前院忙着招待宾客,无暇分身。

而作为母亲的秦春华,今日还要借着张老夫人的生辰,给府里大公子张明宇相看妻子,所以她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六岁的张明婉却有着她这个年纪的自在,她正在后院与四岁的弟弟张明昊放着纸鸢。

他们身旁只有一个丫鬟跟着,因为府内宴客招待太忙,其他的下人都被借调去帮忙了。

“三小姐,四公子,你们跑慢些,小心摔了!”

丫鬟彩凤一脸忧心的跟在张明婉与张明昊身后,她嘴上不停的叮嘱着,生怕两位主子出了意外,害她受罚。

彩凤嘴里的三小姐就是张明婉,她圆圆的小脸,乌黑的大眼睛,今日她扎着双丸子头,穿着淡粉色的襦裙,显得有几分圆润可爱。

她一边看着纸鸢一边慢慢跑着,小小年纪的她,竟也知道能借着风力让纸鸢飞上天。

而胖呼呼的张明昊就是四公子,他则是跟着姐姐学,姐姐跑,他也跑。

可其实他哪懂得放纸鸢,他的纸鸢根本就没有飞起来过。

倒是张明婉,别看她才六岁,兴许是先前跟着大姐姐学的,她竟然让纸鸢飞了起来。

当然,纸鸢飞得并不高,并且随时都可能落下来。

“彩凤,你快过来给我拉着线杆,我的纸鸢都快掉下来了。”

张明婉眼看自己没力气跑了,而纸鸢也快落下来了,忙像个小大人一样叫彩凤来帮忙。

彩凤自然是责无旁贷,她接过张明婉手中的线杆,开始顺着风的方向一点一点的拉,这样张明婉的纸鸢又慢慢的飞了起来。

张明昊此时却用小手捂着肚子,难受的叫着张明婉,“三姐姐,我肚子难受,我想出恭。”

张明婉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陪着张明昊去出恭,她稚声稚气的唤彩凤道,“彩凤,纸鸢给我,你带着我四弟去出恭!”

看样子三小姐还是想一个人留在这里放纸鸢,彩凤不由有些犹豫,“可是三小姐,你到时身边可就没人照顾了。”

这时,张明昊不高兴了,他肚子难受的紧,可彩凤与张明婉却还在商讨。

于是,他用稚嫩的声音,生气而又大声的怒叫了一句,“我要出恭!”

“你快带着我四弟去,我待这儿哪也不去,四弟出恭时间又不长,不会有事的。”

张明婉心思都在纸鸢上,她一边看着不远处飞着的老鹰纸鸢,一边跟个小大人似的让彩凤别担心。

彩凤想着平时三小姐也算是乖巧听话的,她不由就放下心来,带着张明昊赶紧出恭去了。

可彩凤陪着张明昊出完恭,却没能即时回来。

因为张明昊嚷嚷着要去前院看舞狮,而前院人多又杂,所以彩凤不得不跟着去。

当彩凤领着张明昊进前院的时候,前院中央的台子上,正热闹的舞着狮,耍着杂耍。

院子里虽宾客盈门,却也错落有致。

彩凤放眼望去,只见台子下面,用屏风简单的将男女宾客给隔开了。

那屏风因为是用薄纱制的,所以从这一侧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另一侧的身影。

在带着四公子穿过屏风寻找座位期间,彩凤还看到了人群中不少府内熟悉的面孔。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府里应该是但凡懂些规矩的小姐和公子都出来招待来客了。

就连府中纨绔子弟大公子张明宇,都一本正经的在跟来客们寒暄,只是他贼眉鼠眼的不知往女宾客那边寻找着什么。

而清楚自家儿子德行的秦春华,自是知道张明宇在寻什么,他还不是在打那些漂亮闺阁小姐们的主意。

其实,秦春华也早已替张明宇相看了一圈下来了。

在秦春华看来,如果要说才学,可能就数殿阁大学士孙卫玄府上的小姐孙缤蓉最为出彩了。

但要说相貌,可能就数太仆寺卿周昆府上的小姐周梓美最为出挑了。

可其实秦春华知道,这两个人都不合适做张明宇的妻子,毕竟孙缤蓉这样的出身注定了她将来是要入宫的。

而周梓美美虽美,可华而无实,再加上她父亲周昆只是一个从三品官,若是让张明宇娶周梓美为妻,自是配不上的,纳为妾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不过,秦春华也深知,以张明宇这副德行,周梓美是万万不可能给他做妾的。而张明宇了,怕又是只能看得上周梓美这样的姑娘。

毕竟,他长期流连于青楼酒馆,自是见过不少貌美姑娘,一般平凡长相的女子,那是入不了他的眼的。

并且如果让他娶一长相平凡的女子,今后怕是成日也归不了府。

想到这,秦春华不由叹了一口气。

不过,兴许张明宇没看上周梓美,而是看上了别的小姐,又或是除了看上周梓美,又看上了别的小姐也说不定,秦春华如是想着。

于是,她叫过身边的丫鬟夏枝,在她耳边轻轻的嘀咕了一句,“你去将大公子给我叫过来,说我有话跟他说。”

“是的,夫人。”夏枝恭敬应下,就去男宾客那边寻张明宇了。

夏枝寻到张明宇时,张明宇正在跟身边的公子哥儿,吹嘘他在风月场所的“丰功伟绩”。

“我跟你们说,这采香楼上上下下就没有小爷我没碰过的姑娘,她们哪一个见了本大爷我之后不投怀送抱的…….”

夏枝本不想打断张明宇的吹嘘,但没办法,夫人那边还等着了,所以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在张明宇耳边轻声地吐了几个字。

“大公子,夫人叫您!”

张明宇虽正在兴头上,但一听到夫人两个字,他还是有点怕的。

所以他并没有为难夏枝,而是跟那些公子们道了一声别,“抱歉啊,兄弟们你们先聊。本公子我还有事,暂且去走一趟。”

说完,张明宇随着夏枝去了秦春华处。

前院偏厅,秦春华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安静的等着张明宇。

见到秦春华,张明宇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他身子都立得端正了一些。

“娘,您叫我。”张明宇乖乖的立在一侧,恭敬的开口。

秦春华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问道,“今儿个不是替你相看妻子么?来了那么多府上的小姐,你自己可有相中的。”

没想到这种事情自家娘亲还会向自己过问,张明宇不由心头一喜,忙高兴道,“有的,娘,我看那周府的周梓美就不错。我都托丫鬟去打听过了,她还暂未许配。”

张明宇这话一出,秦春华不由目光凌厉的扫向了他。

而张明宇没想到自己这话会被自家娘亲不喜,他不由有些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除了她,就没有别的姑娘了么?”秦春华嫌弃的翻了个白眼,有些生气的轻哼了一声。

张明宇一脸畏缩,他紧张地抠着手指,低眉顺眼的小声回道,“娘,没有了,也就那个周小姐还不错。”

“我是让你选妻子,不是让你选美。”秦春华生气的放下茶杯,由于用力过大,杯身与杯盖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张明宇被吓得往后一退,他瘪着嘴,不敢回话,只得露出委屈的神情。

秦春华见张明宇半晌没有声音,不由扫了他一眼,见他那副委委屈屈、可怜惜惜的模样,不由有些心软。

于是秦春华解释了一下,“以他父亲从三品的职位,她还不配做你妻子,你就死这份心吧!”

“那可以纳为妾么?”张明宇这话倒是接得快,几乎是脱口而出,看来是对那个周梓美势在必得。

秦春华不禁被他的勇气和痴心妄想给逗笑了,“你倒是异想天开,虽然他们周府的小姐不配做你的妻子,可你也高攀不上人家做妾呀!”

“你也不想想,就你副德行,人家愿意将自己的女儿纳过来给你做妾不?再说了,这周梓美虽然是个死了娘的,可人家也是个堂堂正正嫡出的小姐!”

听秦春华这么一说,张明宇顿时有些失落起来。

那周梓美皮肤透亮白皙,眉眼如画,唇红齿白的,那可真是宛若天仙一般的人。

张明宇想着周梓美的美貌,不由垂涎三尺,他鼓起勇气朝秦春华道,“娘,我就想娶她为妻。”

张明宇这话刚落下,秦春华就怒挑着眉,厉声厉色开口。

“不行,我都说叫你死了这条心了,他周府的女儿还不配以正妻的身份嫁到我们张府来。”

见被秦春华拒绝,张明宇不由有些沮丧和心烦意燥,忙补问了一句,“那我就真的不能纳她为妾么?”

“也不是不可以,除非你与对方两情相悦,人家自愿委身于你为妾,或人家不得不委身于你为妾。”秦春华漫不经心的回着。

她这本是随意打发张明宇的一句话,可却让张明宇眼前一亮。

对于一个纨绔子弟而言,让一个姑娘与自己两情相悦或许有点难,但让对方不得不嫁,那这还不简单。

所以张明宇顿时心生一计,只是秦春华并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打断张明宇的腿。

                           

原创文章,作者:半未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2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