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精王爷他柔弱又病娇》阿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晏,君北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醋精王爷他柔弱又病娇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阿隅

简介:“沈晏,本王就是死了,未亡人也只是你,想离开本王,妄想。”沈晏醒过来,就听到这句话,她完全能感受到他对原身的深情,并不想用换了灵魂的这个人去玷污他的情意,后来她明白有些东西完全就是自己的,她贴着他的耳畔,轻声问:“王爷你欠我的王妃之位,何时能兑现?”他颤声回答:“随时。”君北彻,你的未亡人只有沈晏。那么沈晏的生命里,也只有你。

角色:沈晏,君北彻

醋精王爷他柔弱又病娇

《醋精王爷他柔弱又病娇》第1章 什么阴谋诡计免费阅读

“嘶~”

一声低低的痛呼响起,在呼呼刮着的北风里,应是没有人听得到的。

不过听不到声音的人里面,不包括背对着床榻,眸光幽沉望着窗柩外面的男人,听到这微乎其微的声音,收回了目光,大步往床榻边走来。

床榻上的女人双目紧闭,眉头微颦,因为要醒过来,睫毛轻轻颤动着,那张白皙精致的小脸,即使昏迷两天亦不掩姿色,依旧美得触目惊心,而她昏睡的样子,在男人看来,比醒来乖巧多了。

至少昏迷的时候,那双晶亮的眼眸,不会厌恶的瞪着他,那张绯红的小嘴,也不会说着歇斯底里的污言秽语。

京城第一美人,合该是这样安静端庄的。

凝视着她的样子,男人眸色一瞬的迷茫,若是能让她一直这样乖巧,就好了。

可是,想到先前她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样子。

他苦涩一笑,罢了,她醒了以后,她要做什么他都不管了。

沈晏缓缓的睁开眼,就看到床边站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吓得她差点一声卧槽脱口而出,好在及时控制住了。

下一秒又瞪大了眼睛,心里疯狂的飘过一片弹幕:这是什么神仙古言帅哥?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她不是在沈家地下医院吗?

为了救自己患有心脏病的亲生女儿,沈父沈母故意收养了她,只等有朝一日她们的身体器官不产生排斥,就给她们换心脏。

而这一天,刚好是她十八岁生日。

她以为沈父沈母把她从学校叫回去,是想给她办一个生日派对,结果是她的死亡仪式。

了解一切以后,她自己注射了过量的麻醉剂,陷入了昏迷,权当报答他们十年的情意吧。

所以现在是他们回心转意了?

还是找到了新的心脏?

还给她找了个剧组?

可是她不喜欢演戏啊,虽然她很喜欢古风。

而且这个男人也很好看,好看得她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比不上。

这男人一身黑色蟒袍,身姿挺拔,白玉冠绾发,幽深眼眸浅淡的看着她,似乎蕴含了无数深意,到齿间又克制了下去。

她本想问他是什么情况,打算用手腕杵着坐起来,结果尖锐的疼痛让她跌了回去,一张小脸疼得皱起来,眸中沁满生理性泪水。

君北彻看着她看到自己以后瞪大的眼眸,等着她的怒骂,结果她半响没有动静,又见她似乎忘了自己的手受伤,眸中闪过一抹心疼。

心里有了决定,这会儿语气冷冽:“还想去见他的话,就好好养伤,毕竟如果你残废了,他就更不会多看你一眼了。”

这男人的话很毒,沈晏倒是听出了一丝关切,她重新坐起来,垂眸盯着自己包成木乃伊的手腕,陷入了沉思。

她没有说话,神情还逐渐呆滞。

君北彻以为她是因为那个男人伤心,嗤笑一声:“你既以自杀来逼迫本王,本王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从今日起,你可以离开王府,本王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你……随意。”

最后两个字轻的有点缥缈,仔细听还能听出悲凉的意味。

话落,他转身欲离去,手腕被一只柔弱无骨的手拉住,身形一僵,他没有转身,闭了闭眼,面无表情的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身后久久没有声音,过了片刻他听到了轻微的抽噎声,心脏仿佛被什么揪住了,钝钝的疼。

他强迫自己不去理会:“你可以去找他,但是本王不会休弃王妃,即便你不是清清白白的,你死了,也要跟本王葬在一起。”

偏执阴冷的话语,并没有让她像以前一样不管不顾的咒骂。

君北彻心底微微疑惑,克制的回头看了一眼。

小女人抿着唇,低垂着眼眸,神思恍惚道:“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剧情太玄乎,她需要喝点水压压惊。

听到她难得的还算客气的要求,君北彻愣了一下,却也没打算忽略她这小小的请求,不过是倒杯水,往日比这难办的请求他都答应,更何况是她如今病恹恹时的要求。

男人冷着脸走到桌子旁倒了水端过来,面无表情的递给她,见她半响不接,也没有露出什么不耐烦的神色。

纵然气到极致,伤心失望到不敢再奢望,满心想着远离她,这个男人对面前的小女人,仍旧怀有一丝温情。

从十二岁时见到她,他已经喜欢了她六年。

如今她十七岁,他十八岁,看着她为了那个男人要死要活,不顾一切的非卿不嫁,他终是忍不住用三分之一的兵权,向皇帝换了一纸婚书,只等着她十八岁与自己成婚。

可是如今他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他把人接来王府住,就想让她歇了去见太子的心思,她一次又一次的同他吵,一次又一次仗着在王府里的人不敢伤害她,经常出去见太子,每次都是他亲自把人抓回来,她可是恨透了他的囚禁。

也不知从哪里听来太子要娶太子妃的消息,去东宫闹了一场,没见到太子,然后他把人带回来,她认为他阻拦了她,又见他态度强硬,居然胆大包天的自杀。

若不是发现得早,恐怕今日她就已经没机会见到帝都的太阳了。

她厌恶他,恨他,他都知道,只是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无力,不能打她骂她,又舍不得她受伤,他只能妥协。

那就避着她吧,等两年后再让她恨一次,把她的名字放在他的名字旁,他也没什么要求了。

沈晏缓缓的去接面前的水,手指触碰到他冰凉的指尖,顿了顿,整只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抬起头看着他:“王爷体寒吗?为什么手这么冰?”

被她白皙柔嫩的手触碰到,君北彻身体一僵,凝视着她平静的眼眸,语气复杂冷冽:“沈晏,你又有什么新的诡计?”

她一向讨厌他接近,更遑论触碰他,今日对他语气这么好,又肯接近他,难道是想让他帮忙去见太子?

呵,妄想。

男人的气息忽然变得更加冷冽,沈晏一脸懵逼。

还没回神,男人把水杯塞在她的手里,转身离去,“砰”的关门声,让她骤然回神。

                           

原创文章,作者:阿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25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