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罪之殇》武装天使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吴队,马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止罪之殇

小说:悬疑

作者:武装天使

简介:连续悬案凶手居然主动联系警方,胁迫之下只为陈年旧案的真相,是主角选择了案件?还是凶手选择了主角?主角也是局中一环?作品致敬经典,中国版《七宗罪》。

角色:吴队,马强

止罪之殇

《止罪之殇》第1章 深夜诡案免费阅读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打破了元泰市的宁静,一排警车疾驶而过,地面积水四溅,疯狂闪烁的警灯在深秋午夜的夜雨中画出道道不合时宜的霓虹。

市局刑侦大队吴队此刻坐在打头的车里,拧着眉头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刚刚结束了个案子,难得上面给了一个月假期,吴队对着妻子、女儿举着手发誓要全家去三亚看海,东西收拾好,机票都订好了,天亮就出发,却没想到半夜被电话吵醒。

听说是命案,吴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从床上跳起来,侧着头把电话夹在肩膀,边穿衣服,边询问案情,刚穿好裤子,挂断电话,突然身体一滞,对啊,现在是假期,明天就要飞三亚了。

扭过头,妻子已经打开了台灯,一脸无奈的看着吴队,“又有案子?不是放你假了么?”

吴队一边陪着笑,一边穿衣服,“案发现场比较特殊,我之前的那个案子不是也挺诡异么?上面说我有经验,要我去看看。”

“看看?那你明天走不走啊?我们娘俩是等你不等你啊?笑笑盼了多久了?孩子长这么大你陪过几天啊?好容易盼到你放假,怎么又要去看看?你这一看这个案子又归你了,我还不知道你?”

吴队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也从没怵过,唯独面对妻女的时候气短,老婆一串连珠炮,问的吴队直冒冷汗,“呵呵,就是去看看,去看看,不一定是我负责。”

妻子摇摇头,“去吧去吧,我明天带着孩子去吧,你们搞刑侦的真不适合结婚生孩子。”

说罢,妻子关灯翻身气哼哼的盖上了被子,吴队挠挠头,悄悄出了门,心里暗骂,“倒霉的罪犯,他娘的犯罪犯的都没时没晌的。”

此刻,车里的吴队顾不得去想明天孩子如何哭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归于平静,这是吴队的惯例,每次去案发现场之前都要抽空狂抽几根烟,排除所有会影响自己观察判断的情绪,让自己平静,提醒自己冷静,现场的勘察必须冷静仔细,怀揣着对所有细节都要做一番合理与否的评判的心态进行排查,而且不论是否愿意,往往对现场的第一印象总会或多或少先入为主的影响到自己的判断,所以吴队绝不会让过度的兴奋、生气等情绪影响自己的判断和推理。

开车的是何苗,精明强干的小伙子,是吴队的得力干将,副驾坐着的是小段,段云竹,小姑娘机灵精明,正低头摆弄着电脑,俩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要去打扰吴队。

车子停在了一处夜总会前,娱都夜总会,暗示着欲望之都,无论天气好坏,气温高低,这里似乎根本从来不受影响,全年四季都充斥着过盛的欲望和荷尔蒙,这一次,却明显可以感觉到恐惧占了上风。

“老吴,你过来了。”

迎面跑过来开门的牛力是区分局的副局,跟吴队曾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但是性格却和吴队完全不一样,用吴队的话说,牛力逢人花开的性格太过圆滑,还是自己这种较真的臭脾气适合破案子。

牛力一开车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烟味,“你这是抽了多少烟?腾云驾雾来的?”

“少废话,什么情况?”吴队从不在工作时开玩笑,在他看来,这里发生的是人命案,抛开什么工作态度问题,至少在案发现场应该有一份对死者的尊重,对生命的尊重。

牛副局知道这位吴大队长的脾气要比自己牛的多,着急了顶头上司都敢拍桌子瞪眼,而且吴队也不是不爱开玩笑,肚子里的段子比谁都多,只是在此时此景开玩笑有违吴队的底线,急忙正色领着吴队走进夜总会。

“我们是在凌晨两点十五分接到的报案,死者是这间夜总会的老板。”

“老板?柴哥?柴俊伟?”

“对,就是他。”

吴队之所以有些诧异是因为这间乐活夜总会的老板柴俊伟在本市算得上是一号人物,自幼习武,靠一双拳头打下了一片势力,如今也是跺跺脚,地面颤三颤的人物,而且多年来一直没有放下身上的功夫,平时身边又小弟马仔成群,更何况这还是在他自己的场子里。

此刻夜总会里的顾客和工作人员都坐在大厅里,有几名警察正在盘问,这里的客人鱼龙混杂,一个个打扮匪里匪气,十有八九身上都纹龙纹凤,带着大金链子,有宿醉未醒的,有紧张的四处张望的,有一副若无其事神态悠哉抽烟的,有手插在兜里惴惴不安的,那些夜总会里服务的莺莺燕燕都被吓得梨花带雨,顾不得脸上的妆,连哭带抹,脸上一片乱花。

牛副局领着吴队三人向电梯走去,“案发现场在六楼他自己的办公室里,平时除了他的几个马仔很少有人会去,报案人去找柴哥的时候,那些马仔还守在电梯口,根本没有发觉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

“当时谁在办公室?”

“昨晚上十点多,柴哥应酬回来这里,喝了不少,自己一个人进办公室之后就直到发现被害一直没有出来,也没有人出入。”

“是谁发现的尸体?”

“柴哥手下的小弟,接到一通电话,有急事要找柴哥,打柴哥的电话打不通,所以那个小弟上来找柴哥接电话,进门就发现柴哥已经死亡。”

“那个小弟接到电话是几点?”

“差五分两点”

吴队心里直嘀咕,虽说死者是这一方的地下势力老大,不过听起来也只算是个普通的凶杀案啊,怎么电话里说的那么玄乎,还被局长点名来现场。

正琢磨着电梯到了五楼,隐隐听到六楼有争吵的声音,电梯门一打开吴队心里就老大的不痛快,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粗壮男人,身穿着黑色紧身衬衣,袖子卷起,露出两个小臂上画了唿哨的刺青,头剃的锃亮,脖子上挂着小手指粗的金链子,身边还跟着一名打扮妖艳,穿着暴露的女孩。

光头指着看守现场的警卫鼻子破口大骂,“去你大爷的,我是家属,我是苦主,凭啥不让我进去?什么他妈规定,在这除了我哥就是他妈我说了算,我他妈就是规定。”

吴队远远就闻到这光头一身的酒气,皱着眉头,“这谁?”

“柴哥的结拜兄弟,马强,绰号光头强,刚才来了就死活要进屋,在这骂骂咧咧有一阵了。”

吴队白了牛副局一眼,警卫顶的是国徽,肩扛的是老百姓,让个下三滥的混混在这指着鼻子骂,心里升出一股鄙夷。

紧迈几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了马强的后脖领,向后猛一带,脚下朝小腿肚子一绊,马强惊叫一声,偌大的身躯像炮弹一样被飞甩了出去。

跟着马强一起的女人一声尖叫,急忙跑过去,一边扶起马强一边杀鸡似得声音大喊,“打人啦,打人啦,还有没有王法了?”

马强也被这一摔,摔的酒醒了七八分,看着半截黑塔似得吴队,一时没敢做声,吴队指着马强的鼻子,“让这个女人闭嘴,一群包娼庇赌的下三滥跟我讲王法?再不走我先办了你。”

转过身又对着刚刚被骂的警卫,“命案现场,谁再敢无理取闹给我往外打,有事我扛着,别他妈当怂兵。”

警卫精神一振,一个立正,“是。”

吴队说完头也没回,领着小段和何苗跟着牛副局朝着案发的房间走去,扔下一脸懵圈的马强呆坐在地上。

走进案发的房间,吴队敏感的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房间的大门敞开着,四个人刚到房间门口,就被现场的情景惊呆了。

吴队多年来破案无数,凶杀现场也见得多了,怪的、凶的、血腥的命案现场也算看了不少,但是此刻的现场却让吴队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反胃的感觉,何苗一个大小伙子也忍不住直咽吐沫往下压,小段直接捂着嘴跑去了走廊的垃圾桶。

柴俊伟自小习武,身材虽然不是很高却也肩宽背厚,加上发迹之后饮食无度,身材迅速发福,吃的脑满肠肥,算是个块头不小的大胖子,尤其是那个啤酒肚,属于立正站好低头看不到脚尖的尺寸,此刻却赤身裸体,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双臂张开搭在沙发背上,双眼微微眯着,表情惬意,似乎很享受、很放松。

但是与他惬意的表情造成极大反差的是柴俊伟诡异的死状,死者几乎将自己全部的内脏“吞”进了胃里,地上铺的地毯已经被血浸透,从地毯边缘渗出了少许,加上这件办公室里的灯光幽幽泛红泛紫,俨然一派地狱的场景,连久经沙场的吴队也看得脑门直冒虚汗。

                           

原创文章,作者:武装天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2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