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影后只想做时少的掌中娇》一春聊枝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宁墨宁,舒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影后只想做时少的掌中娇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一春聊枝

简介:时前小可爱时后撩人精影后×朝前黏人精朝后大冰山影帝双面派影帝影后对着撩,联手横扫娱乐圈重生一世,朝辞只想撕白莲刃仇人,专心搞事业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一世的时先生只想谈恋爱?这婚也结了该做的都做了,朝辞却不同意官宣了时影帝表示很委屈接下来的时日,时影帝每天只做两件事——1、如何不着痕迹地和自家老婆同框,最好传个绯闻 2、当自己的cp头子,看同人文日常不满,“我家朝朝才不会这样对我!

角色:宁墨宁,舒展

重生后影后只想做时少的掌中娇

《重生后影后只想做时少的掌中娇》第1章 楔子免费阅读

“我的好姐姐……”

“朝朝……”

“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不公平都是我一个人承受!”

“朝朝!”

“朝辞,我要你去死!”

“想救她,那你求我啊……”

“我求你……”

“朝朝!朝朝……”

被割裂的记忆不断地闪现,混乱、破碎,伴着雨夜雷声反复鞭挞着朝辞,阴冷的女声夹杂着近乎乞求的呼唤,她只觉得好累,浑身都在流血,疼得她直抽气,可是好想再好好看一眼时暮,想要跟他说一声“抱歉”,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她大约是要死了吧……真遗憾啊,都做好准备要和时暮好好过一辈子,终于鼓起勇气要和他告白了,却死在了与他和解的前一天。

她闭上眼,听说人死之前,生前的记忆就会如走马灯般回放,但是她所有的记忆都是时暮站在白玫瑰中,回头对刚睡醒的自己浅笑,阳光落在他的发梢,晕出一片温暖柔软,他的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情,轻声唤了一声,“朝朝。”

“朝朝。”

“朝朝……”

“朝朝……”

好想再听一次他用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呢喃一声“朝朝”啊……

不知不觉间,她的眼角划过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沁入枕头中,却被始终守在一旁的女佣发现,赶忙冲出门喊道,“少爷!少爷!少夫人哭了!”

朝辞蹙着眉,听着外界纷杂的脚步声,只觉得不真实。

大约是自己的执念太深,所以得以留连人间一两刻吧,她自嘲地想着,勉强睁开眼,却被骤然袭来的光晃花了眼,不得不微微眯起,就见一个身影匆匆向她奔来,他俯下/身看着她,似乎说了什么,但她看不清,却能感觉得到他是在笑。

待她想要再看清些时,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她再次昏睡了过去。

她似乎做了一个梦,但准确来说,这不应当是梦,而是她被尘封的记忆——昏暗逼仄的地下室,随处乱扔的外卖泡面,污水横流,挣扎中被麻绳磨破的手腕还在淌血,六岁的朝辞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可小小的身躯依然在不断发颤。

骤然间,蒙眼的黑布被揭开,朝辞下意识地想要尖叫,却被一只温热的手捂住嘴,属于少年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怕,我带你回家。”

早已哭得双眼红肿的朝辞借着晦暗的天光,勉强看清了那个正在低头解自己手上麻绳的少年的侧脸。他们是一同被绑架来的,这些天一直被关在这个铁笼子里,他的眼下一片乌青,嘴唇毫无血色,形容有些狼狈,但不可否认,他依然非常好看,让小小的朝辞一时有些挪不开眼。

少年解开她身上的束缚,朝她伸出一只手,压低声音道,“还能走吗?”朝辞微微点头,借力站起来,晃了晃神才算站稳。

他抓紧朝辞的手,“跟我走。”

朝辞点了点头,在脏污的地下室里,少年的眼睛亮得出奇。

两人的出逃异常得顺利,少年早已摸清了这几个劫匪的行动轨迹,知道他们轮班的次序,在无声蛰伏了半月后,才顺利策划了这次出逃。

少年低头看了眼被自己紧紧攥在手心里的那只手,目光暗了一瞬,他其实早就知道这次绑架是谁策划的,倒是连累了这个小姑娘,若是因此留下什么阴影,该怎么办才好……

两人只顾着逃命,却无暇注意脚下的路,朝辞被少年带着跑,一个不留神,就被滚落的石头绊了一跤,膝盖上顿时鲜血淋漓。

少年四下看了看,见暂时未见人影,连忙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口,朝辞的眼中早已蓄满泪水,却强撑着不让它掉下来,哑着声音道,“你先走吧,带着我你跑不快的。”

少年蹙着眉看了她一眼,就从衣服下摆扯下一段布条绑在她的膝盖上,语气是故作的威胁,“留在这里喂狼还是跟我走,自己选。”

朝辞毫不犹豫地抓住少年的衣袖,像是怕他觉得自己决心不够大似的,还用手指紧紧勾住他的纽扣。

少年一直紧皱的眉这才得以舒展,将朝辞背在背上。

朝辞望着前头影影绰绰可以窥见的楼房,颤着声音道,“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嗯,我们安全了。”少年将朝辞往上托了托,他的声音依旧清冽平稳,没有刚经历逃亡的疲惫,也没有成功逃生的喜悦。

“你……叫什么呀?”朝辞的手紧紧搂着少年的脖子,声音轻轻软软的,少年向来毫无波澜的心没来由地被小小挠了一下,“我叫宁墨。”

“宁墨……”朝辞低声重复着,又打了个哈欠,“我好困啊……”

她的视线顺势下落,落在他已经脏污不堪的衣领深处,脖颈上一枚小小的黑痣,在月色掩映下分外诱人。

少年低声笑了笑,“困了就睡吧,等睡醒了,就到家了。”

朝辞点了点头,伏在他的背上,近乎无意识地呢喃着,“墨哥哥……谢谢你……”

朝辞挣扎着将自己从回忆中捞出来,怪不得后来她明明记得自己小时候被绑架,却全然没有关于这一切的记忆,怪不得家里所有人都对她小时候的事情避而不谈,怪不得时暮在满心欢喜迎她回家时会对她说“好久不见”。

她忘掉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掉了她与时暮羁绊的开始,忘掉了时暮对她的救命之恩,最后甚至连爱他都要忘掉,朝辞啊朝辞,你真是……

                           

原创文章,作者:一春聊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