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异界,我能召唤熊猫和关二爷》行者还行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嗯哼,才凡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人在异界,我能召唤熊猫和关二爷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行者还行

简介:【宠物+召唤+脑洞】没有系统,主角自己造了一个“武灵进化系统”。这是一个充满灵力的世界,人们通过觉醒武灵成为御灵师。每一个觉醒了武灵的御灵师都拥有强大的实力。人们用觉醒的武灵修炼、生活和战斗。当一个生物学专业大学生异世重生,能召唤可成长的兽武灵-大熊猫和顶级人武灵-关羽。且看主角利用先进的生物学知识改造武灵。最终将大陆文明带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口头禅:“我能让你的武灵进化!”

角色:嗯哼,才凡

人在异界,我能召唤熊猫和关二爷

《人在异界,我能召唤熊猫和关二爷》第1章 扫地出门免费阅读

武灵历3022年4月,灵武帝国,江南行省,尹川郡,镇南城,冠氏家族,觉醒大厅。

一道绿色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毕竟上次绿色光芒照亮大厅还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大厅中央觉醒台前,一位身穿锦袍,身高1.3米,皮肤白嫩,傲气的小脸睁着一双大眼睛的小男孩,正抬头望着台上那位头发花白但精神依旧的老人。

“哈哈,好!好!好!”

老人中气十足的笑声响彻在大厅。带着惊喜慈祥的目光对着台下少年说道:

“弘儿不愧是我的孙儿,五十年了!我冠家终于又出了一位统帅级资质的麒麟儿,你可要好好修炼!”

说完,老人望向下方众人激动的道:“老祖保佑,我等将门终于又有恢复昔日门楣的希望了。”

下方人群中,一位身高2米,虎背熊腰,剑眉星目,国字脸的大汉,激动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大汉上前紧忙拉着少年,对上方老人说道:“父亲,孩儿将全力督促弘儿修炼,定不负老祖荣光。”说完就拉着少年继续在旁边坐定。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唏嘘不已。

“好厉害,弘哥儿居然是统帅级资质,我儿子要是有这样资质的武灵就好了。”

“冠弘这孩子,天赋好,将来也必定会成为帝国一方统帅。”

“以后,还是得多往冠老二家里走动走动了,我家那小子才凡级资质,争取给弘哥儿跑跑腿、打打杂也是好的。”

下方人群中传来了阵阵议论声,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家族年满6周岁的孩子都会在今天觉醒武灵。

主持觉醒的是家族三大高手之一的传功长老-冠林,一位70岁的五阶五星御灵师,要不是受资质限制早已突破桎梏迈入了六阶御灵师。

老人整理了下衣衫,收拾好激动的心情,看着下方交头接耳说道:“好了,安静!”,顿时下方渐渐鸦雀无声,接着说道:“觉醒继续,下一位-冠云。”

话毕,下方一位身穿干净的粗布棉袍,身高1米,目若流星,面带愁容,神态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稳重的小男孩,走向觉醒台。

“时间过得真快,这小子也6岁了,他不是废灵窍么?”

“是啊,自从3年前他开灵窍失败,当场昏迷,消耗了不少灵药才救活过来,结果还是个废灵窍,太浪费了,给我家那小子早就。。。”

“嘘。。。瞎说什么呢?虽然是婢女生的,但至少还是我冠家的种。”

“说的对,不知道他能不能觉醒武灵?”

“觉醒个屁,灵窍都已经废了,还指望他能觉醒武灵?要我说早点赶出去算了,谁知道是不是我冠家的种。”

冠云走过人群,听着这群势利眼议论纷纷,紧了紧握着的拳头,心里有无奈、气愤甚至还有一丝希望。

3年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在这孩子开灵窍的时候,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引得灵魂暴乱,当场昏迷,最终导致开窍失败,灵魂空间无法吸收灵力,灵窍成了废灵窍。

经过半年时间两个灵魂合二为一,并重聚了意识。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也多出了部分从出生到3岁的模糊记忆。

当即冠云便发现自己是穿越了,由于3岁小孩也没什么记忆,对这个世界也了解甚少,只在醒来过后,才小心翼翼的了解到了一些基本情况。

比如自己的父母,自己那个便宜父亲不知道是谁,大概率应该是冠家的人,母亲是洗衣服的女佣。昏迷那天,母亲为救自己向家族长老磕头磕得头破血流,不久后就离开了人世。

虽然他还是姓冠,但多年来一直都不被认可,今天要是觉醒失败,真的会被扫地出门了。

想到灵魂空间居然多出了两个如同“皮蛋”一样的东西,又抱有一丝希望,小的那个应该是原主人的灵窍,大的那个应该是他自己的灵窍。

但是两个“皮蛋”如同臭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三年来无论怎样想办法都纹丝不动。

走到台前,老人面无表情的对冠云说道:

“将手放在台上吧,仔细看看,台上祖传武灵图录上的武灵结构;然后,闭目,用精神力引导灵力,按照台上的武灵结构,在灵窍内,点亮各个灵窍穴即可。”

冠云听罢,便礼貌的回答道:“好的,长老。”

然后便依话照做,记住台上武灵结构过后,闭目,准备点亮灵窍穴,只是在选择“皮蛋”时犹豫了一下,最后心里叹了一口气,选择了那个稍小的灵窍。

大约2分钟过后,觉醒台依旧纹丝不动。

大厅中又响起了纷纷议论声

“我说吧,灵窍都没开,怎么可能觉醒武灵。”

“我看还是赶出去吧,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种,待在家族浪费资源。”

冠云听着下面的嘲讽心里气愤道:“别人穿越要啥有啥,我一没老爷爷、二没系统金手指,胆小父亲不知道是谁,母亲还离我而去,最后还不给我觉醒武灵。真是个操蛋的世界。”

殊不知,冠云自己一个灵窍已经是很强大的外挂了,这个世界一个人先天只有一个灵魂,也只会觉醒一个灵窍。不过现在两个都还是废的。

虽然心里很不平,但毕竟也是30岁的灵魂,慢慢睁开了双目。

台上老人皱眉思考,然后顿了顿,面无表情道:“武灵大陆,强者为尊,我们人类从出生开始最迟到3岁之前,都会有一段时间处于无意识状态。”

“3岁时脑海中有了意识,便可凝聚灵窍,灵窍能自动吸收自然界的灵力,到6岁时通过精神力,将吸收的灵力按特定结构点亮,便可在灵窍中觉醒武灵。”

“觉醒了武灵的人便可称为御灵师,御灵师的武灵又分为凡级、兵级、陷阵级、先锋级、战将级、统帅级、君王级、帝皇级、主宰级九个等级。”

“每个不同资质等级的武灵觉醒时,表现出对应的灰、白、赤、橙、黄、绿、青、蓝、紫九种颜色光芒。”

“传说中,3000年前,灵武帝国始皇帝-灵武大帝觉醒时,就是蓝色光芒,帝皇级的武灵。”

说完老人便转头对冠云道:“我冠家传承的是兽武灵中的熊武灵,家族子弟觉醒也必然是熊武灵,目前为止家族还没出现过不能觉醒武灵的弟子。没有武灵注定一辈子无法成为御灵师,就只能是个普通人。”

“父亲说的有道理,刚刚弘儿觉醒的武灵便是家族记载当中的最强的白熊武灵。”

坐在下首位的冠老二转头得意地对冠云开口说道。

台上长老和坐在下首的几位交换了目光,然后“嗯哼~~”一声,下方便安静了下来,对着冠云道:

“冠云,因你母亲以命发誓,言你是我冠家血脉,但到现在为止你没有表现出丝毫家族弟子的样子。”

“我冠家,在这镇南城是传承了三百年的武灵家族,族中不会有不能觉醒武灵的弟子,我们丢不起这个人。念在你母亲为家族做了不少事。”

“白养你到6岁,甚至用了不少灵药资源在你身上,也算对得起你那死去的母亲了,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我冠家的人,这是给你的空白身份铭牌,你自己去城里户籍司入籍吧。”

“入籍的时候,姓名你随便写,别再姓冠就行。”

听罢,冠云脑袋一片空白,虽然有所准备,但真正面对这一刻还是深深失落,这就是御灵师为尊的世界啊。

冠云咬了咬嘴唇,想到死去的母亲,想到不认他的父亲,以及这个没有任何人情味的家族。松开了捏紧的拳头,抓起地上的身份铭牌,转身就往大厅走去。

大厅众人带着居高临下,幸灾乐祸的神情嘲讽道:

“什么人啊这是,不懂礼貌,白养他这么多年了。”

“一个婢女生的野种,还想妄图混进我冠家,不照照镜子自己是谁,哼。。。”

冠云听到这,已经在大厅门口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体,看了看刚刚说话那人,然后目光扫过众人,凄然道:“好,很好,我记住了,你们这冠家我也不稀罕。”

说完便不管众人反应,大步跑出了大厅。一直跑到了大街上,停了下来,佝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道:“气死我了,什么垃圾家族,欺负一个6岁孩子算什么本事。”

不一会儿,缓了口气,心情渐渐平复,冠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街道两旁店肆林立,辨了辨方向,便向户籍司走去。。。

填完“父母”双亡的信息,重新改了姓名,拿着那刻着“关云”的身份铭牌,便出了户籍司。没错,“关二爷”的“关”。

通过户籍司那位好心的官员指导,关云来到一座门口写着“童学”的府邸前,向门口右边,躺在竹椅上闭目休憩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说道:“老伯伯,我来报名入学。”

听罢,老人睁开了双眼,似乎有点愤愤然被打扰,看到关云便温和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父母呢?”

关云怅然道:“回老伯,我叫关云,父母都不在了。”

老人感慨道:“哎~,小家伙,进去吧,进门右拐在登记处登下记就可以了,另外叫我卫老吧。”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不再管他。

关云本还想了解下其他情况,张了张嘴还是没能问出口,小心走到门口转过身向老人鞠了一躬,小声道:“谢谢卫爷爷!”然后便进入了府邸。

老人这才睁开眼,望了望门口,感叹道:“是个有教养的孩子,可惜了,没有灵力,唉~,今年多了不少无家可归的孩子啊,压力越来越大咯。”说完便继续休息。

关云快速做了登记,领了把房门钥匙和衣物,径直来到了宿舍区,找到位于一楼转角处的丁字号房间,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房间内两边放置着两套高低木床,四个床位,四张桌子和柜子,将寝室打整完过后,关云躺在了右侧下方床位上想到。

总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了,感觉又回到了前世的学生时代。

在这个集孤儿院、救济站、教学一体的义务教育学校还是挺不错的,未来6年的学习和生活应该主要就在这度过了,谁叫自己现在是孤儿呢。。

还是得想办法觉醒武灵,这个世界上没有觉醒武灵真的连“人”都算不上,只能被嫌弃、被欺负。

又想了想从冠家走得比较匆忙,还有什么东西没带走的,好像也没啥东西,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手镯是贴身挂着的,衣物棉被也有新的。

关云想着想着,一阵疲惫从身体各处传来,不自觉就进入了梦乡。

窗外渐渐透进的点点星光和月光照耀着年仅6岁的身躯,仿佛母亲的手温柔地拂过他稚嫩的脸庞。抚平了那眼角还未干涸的泪痕。。。

                           

原创文章,作者:行者还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hxq.net/yuedu/1612.html